8828彩票注册-8828彩票官网登录

脸部来了这么一个亲密接触秦悦然简直快要羞死

 苏锐一脸奇怪笑意地站在门口:“说谁色狼呢?”
 
    秦悦然被他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,脸庞瞬间红了一下,心想自己也不能就这样认怂,道:“酒店里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,服务生告诉我,一个男人扛着一个女人猴急的进了房间,我怎么能不来看看热闹?”
 
    秦悦然靠着墙壁,苏锐则是一步来到她的身前,鼻尖几乎要贴到了她的鼻尖。
 
    “你要干嘛?”秦悦然对这个色狼还是抱有警惕之心,虽然之前被他抱着睡了一觉,睡醒之后还抱了一抱……该死的,能不能不要提这些?
 
    “为什么我从你的话语里,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醋味?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说我吃你醋?怎么可能!”秦悦然冷笑:“我们很熟吗?”
 
    “不熟吗?”
 
    “当然不熟。”
 
    “那好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后退一步,然后再次上前,一把就把秦悦然直接揽在怀里!
 
    秦悦然想要挣扎,可是这样被苏锐紧紧贴着,她又如何能够使得上力量?
 
    “你放开我!”
 
    “我就不放!”
 
    本来只是想要捉弄一下秦悦然,可是这柔软弹嫩的身体一入怀中,苏锐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,竟然不舍得放开了。
 
    他现在还记得,上一次在抱秦悦然的时候,竟然被这个女人挑起了反应。
 
    秦悦然还在挣扎,可是苏锐的胳膊简直已经箍住了她的双臂,双腿也夹住了她的腿,现在她连平稳站立都做不到,还谈何让苏锐放手?
 
    当然,在外人看来,这就是个极为亲密的动作,简直亲密到让人无法直视。
 
    一个服务生从此地路过,看到总经理竟然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的拥抱在一起,一声惊呼,差点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!
 
    苏锐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看什么看?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你以为你们总经理不需要男人吗?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24章 他是她的宿命
 
    秦悦然的专属天台之上,花香草绿,夜风和煦,柔柔的微黄灯光透出一股温和的味道。
 
    苏锐靠坐在沙发上,看着生着闷气站在一旁的秦悦然,笑道:“主动抱我的也是你,趴我怀里睡觉的也是你,怎么我一抱你你就翻脸不认人了呢?”
 
    秦悦然弯下腰,双手揪住苏锐的领子:“我警告你,不许再提那睡觉的事情!”
 
    由于她的这个动作,苏锐正好顺着视线直达她的胸前山峰,虽然有旗袍包裹,那那形状简直堪称完美。
 
    秦悦然的蓄势一记,却发现苏锐根本没理睬自己,不禁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觉!
 
    “你在看什么?”
 
    秦悦然还在揪着苏锐的领子,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俏脸顿时红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流氓!”
 
    秦悦然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,松开领子,竟然一巴掌朝苏锐的脸上打去!
 
    其实她也不是想真打,只不过是情急之下的反应而已!
 
    可是苏锐就不这么认为了,他抓住秦悦然扇下来的手,一拉一扯,后者便失去了重心,直接趴在了苏锐的身上!
 
    而那高耸的山峰,直接挤在了苏锐的脸庞!
 
    “敢打我,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!”在教训女人方面,苏锐从来都是干脆利落,手掌和她的臀部来了个响亮的亲密接触!
 
    这一下,秦悦然可是又羞又急,坐在沙发上,生气地说道:“你欺负我!”
 
    “我就欺负你了,怎么着?”苏锐还真喜欢秦悦然这小性子,闲来无事逗一逗也是很开心的事情。
 
    秦悦然皱着鼻子不说话,她真的是报复不过苏锐,拿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办法。
 
    如果秦冉龙在这里的话,看到苏锐居然能够打了他四姐的屁股还好好的活着,恐怕会惊的下巴掉到地上!
 
    “我们聊聊天吧?”
 
    苏锐看着气鼓鼓的秦悦然,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。”秦悦然没好气的说道,她的屁股还在隐隐作痛呢,这个可恶的家伙,刚才为什么要使那么大的劲?
 
    一想到自己的胸前刚刚和苏锐的脸部来了这么一个亲密接触,秦悦然简直快要羞死了。
 
    “这样吧,为了表达我的歉意,找个时间,我请你吃饭,怎么样?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还要找时间吗?”秦悦然看了看手表:“要赔礼道歉,就现在吧,反正我也下班了。”
 
    “那敢情好,和美女吃夜宵,一直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。”苏锐乐呵呵地说道。
 
    可是,秦悦然所不知道的是,她的手机放在了办公室,这个时候,已经有了足足八十一个未接来电!
 
    八十一个!
 
    “怎么不接电话,怎么不接电话!”秦冉龙正处于首都的家里,在电话的那一端急得直跳脚!
 
    终于,因为不停的震动,秦悦然的手机自动关机了!
 
    苏锐正和秦悦然走到门口,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一看到是秦冉龙的来电,他笑着说道:“你说巧不巧,你弟弟打给我的。”
 
    “那个二货。”秦悦然一想到秦冉龙喊苏锐“姐夫”的情形,就满脸黑线。
 
    苏锐特地开了扩音器,就听到秦冉龙急切的声音从里面传来:“喂,姐夫,你在哪里?”
 
    听到这声姐夫,秦悦然脸上的黑线又多了一分,她直接抢过电话说道:“秦冉龙,你说话给我注意一点,谁是你姐夫?”
 
    被秦悦然这么一打断,显然秦冉龙在另外一边也愣了神,差点忘记了他要做什么:“姐,果然如此啊,我打你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,打姐夫的电话你却接了,看来你们真是如胶似漆啊!”
 
    “秦冉龙,你想死是不是?”秦悦然气的胸前山峰一起一伏,画出美妙的弧线。
 
    如此好风景,苏锐自然不会错过的,这个家伙在一旁看的正起劲,巴不得秦冉龙再来几句狠的。
 
    “姐,被我拆穿了你恼羞成怒了?这都半夜十二点多了,和我姐夫干嘛呢?在床上做游戏呢?”秦冉龙一直都是个口无遮拦的家伙,连自己姐姐也不放过。
 
    “秦冉龙,我和苏锐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秦悦然简直无奈了,对于弟弟的毒舌,她早有领教。
 
    “唉,姐,你也别解释了,解释就是掩饰,沉默就是默认,无论你怎么说怎么做,我也是不相信的。”
 
    得,秦冉龙这一句,简直是要把秦悦然和苏锐的关系定了性了。不过也是,这孤男寡女那么晚还在一起,说他们之间没点什么事情,估计连鬼都不相信。
 
    “秦冉龙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秦悦然没好气的说道,她拿自己的小弟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 
    被秦悦然这么一提醒,秦冉龙顿时浑身一个激灵,一拍脑门:“糟了糟了,差点把大事给忘了!”
 
    “到底什么事?”
 
    连苏锐也有些好奇,凑过来听着。
 
    “三提亲了!”
 
    闻言,秦悦然再次狠狠的抖了一下!
 
    “我怕你多想怕你担心,就没有告诉你,没想到三叔今天就不声不响的去了宁海!”
 
    “你也知道,咱爸的性子与世无争,现在家里的事情都是三叔做主……”
 
    秦冉龙还在说着,可是秦悦然却已经拿不住电话了,手一滑,手机便摔落下去!
 
    苏锐眼疾手快,一把将手机抄在手中,对着电话说道:“你不用担心,这边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 
    “姐夫,拜托你了!”
 
    听到苏锐这样说,秦冉龙便把一颗心放回肚子里,他知道,苏锐轻易不会做出承诺,但是只要承诺了,百分之一千会做到!
 
    秦悦然的身体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,她有些自嘲地说道:“该死的旺夫命,该死的旺夫命……躲了两年,终究是躲不过去吗……”
 

相关阅读